氾胜之南

飞光不可挽

 

一个简陋的观后感


昨天下午约了朋友见面,在等待的过程中太无聊,就看起了霹雳至尊的小说,回家以后还熬夜把剑魂也看了,重点刷了叶小钗和萧竹盈的故事线。钗盈的故事,自从了解之后就久久不能忘怀,正好才补完小说,有些感触,就📝一下。
小偶时代怎么会有萧竹盈这么美的偶,糊糊的画质都掩盖不了她的满身华光,一颦一笑都非常灵动,非常有韵味。还记得第一次看清她的长相,是在一段她得知怀了叶小钗骨肉时的gif,短短几秒之间,她的表情动作,我见犹怜,那哀愁与凄苦的氛围也将我笼罩了,只觉得她不愧是当时武林的第一美人,美得动人心魄。在知道萧竹盈之前,我以为霹雳里最惨的女性角色是绝情书,但当我知道萧姐姐的故事时,只剩下一个想法——霹雳里不会再有其他女性角色能命途多舛到这个地步了。作为云路天宫的少宫主,玉颈金羽萧竹盈短暂的一生中,幸福快乐的时光太少了,十六岁的时家门突逢变故,高人一剑万生和一刀万杀解救了昏迷不醒她,她也因此结识了在黄花居做书童的叶小钗,少男少女的故事多么朦胧美好,可惜的是这是一段有顶级先天一剑万生掺入的三角恋,萧姐姐此后二十余年的悲惨遭遇也开始了。他为了风雨坪两年之约受尽磨难,飞鸣山风雨坪的决战之夜,他打败了一剑万生和一刀万杀以后,萧竹盈抱着金少一苦苦追赶叶小钗,呼唤他:“叶小钗!我是竹盈,萧竹盈啊!”,哀求他看一眼他们的孩子时,钗公坚决的、无情的步伐并没有为她和他们的孩子丝毫停留。这一段很多人有过分析,小说里给出了两个解释,我觉得放在原剧中也是符合的。一个是“食己根”,丧失了男性尊严后无法再同妻儿在一起;另一个是钗公揠苗助长般领悟了“只手之声”,达到了剑圣的境界后,“红尘俗情”已不能束缚或阻碍他追求他的剑道,与萧竹盈那短暂的恩爱时光早已模糊,在他面前的只是“一副陌生的美丽皮囊”,他不会再为她动心动情,也失去了再继续和萧竹盈在一起生活的理由。最可恨的莫过于欧阳上智,为一己私欲,欺瞒叶小钗,如此对待萧竹盈、萧三瑞、金少爷,造成萧叶两家延续几代人的悲剧,当看到钗公在欧阳上智死后的表现时,真是又气又无奈。导致了我对钗公的感情很复杂,很难不喜欢他,但是在钗盈的故事里,他亏欠萧姐姐实在太多了。要是萧姐姐能不要自己和自己那样过不去,没有那么倔强,如半驼废希望的那样早日放手,另嫁他人,会不会结局能够不一样?刚刚我才想清楚,不会的,萧竹盈一生所求唯有叶小钗,没有他,她无法真正的幸福快乐,她想要的,也只有钗公能给。
小说里有三个场景我的印象最深,一个是当年黄花居后山的梅子树下,叶小钗与萧竹盈的对话,他想着要是能一生一世看着萧姑娘,可真是天大的福气;一个是二十多年后的三人再会,月华如水,悬崖边端坐着钗公,崖下站着红衣仙子一般的(假)萧竹盈,她抬头朝他盈盈一笑,却看呆了准备来强杀叶小钗的一剑万生,这一幕实在让我感怀万千;最后一幕,则是流星君返回早已破败不堪的云路天宫时,与代行姥姥的那一段对话。在萧姐姐惨死在灵山空谷时,都忍住了的眼泪一下子决堤,哭得我稀里哗啦。

代行姥姥问道:“宫主,少宫主呢?为何她没有与宫主同归?”

流星君简单地说道:“盈儿很平安,你不必为她烦恼。”

“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少宫主了,不知她现在怎样了。”

流星君道:“依然是那么美丽,那么善良。”

  7 5
评论(5)
热度(7)

© 氾胜之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