氾胜之南

飞光不可挽

 

这是一个我觉得很适合用来改写草如的故事,小草在大海上漂呀漂,最后和如月影重逢。🌱

 

一个简陋的观后感


昨天下午约了朋友见面,在等待的过程中太无聊,就看起了霹雳至尊的小说,回家以后还熬夜把剑魂也看了,重点刷了叶小钗和萧竹盈的故事线。钗盈的故事,自从了解之后就久久不能忘怀,正好才补完小说,有些感触,就📝一下。
小偶时代怎么会有萧竹盈这么美的偶,糊糊的画质都掩盖不了她的满身华光,一颦一笑都非常灵动,非常有韵味。还记得第一次看清她的长相,是在一段她得知怀了叶小钗骨肉时的gif,短短几秒之间,她的表情动作,我见犹怜,那哀愁与凄苦的氛围也将我笼罩了,只觉得她不愧是当时武林的第一美人,美得动人心魄。在知道萧竹盈之前,我以为霹雳里最惨的女性角色是绝情书,但当我知道萧姐姐的故事时,只剩下一个想法——霹雳里不...

  7 5

寂静

 

广阔的天地

  1

这世界如此温柔

  2

twilight

  2

twilight

  3

随风

 

老相册:

影子

年代不详,Walter Lüden摄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  277

卢先生打小便订了一门亲,对方是桂林城里数一数二裁绸缎庄家的小姐,两人还是培道中学的校友。后来卢先生到了台北,在长春国小任教。卢先生每年过年时都要去菜市场卖大芦花鸡,听米粉店的老板娘说,卢先生家的芦花鸡羽毛光亮肉多个壮。卢先生攒了十五年,终于可以将罗小姐从广州接来了,可是罗小姐最后还是没有来。卢先生三十五岁便白了头。他朝相逢,轮回天地间,白发苍苍的卢先生该是在漓江边,花桥上见到了罗小姐了吧?

  1

© 氾胜之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